Goong韓國二哥的電競撈金生涯,吃飯睡覺打游戲仍為勝利執著

2017年8月3日 發表評論 閱讀評論

序言

同為電競圈的老人,閃電站小豬作為觀眾早在星際爭霸時代就看過他的比賽,跟英雄聯盟時代一樣,當時他也沒有太出色的成績,所以一直沒有太多人關注他。但是二哥Goong的電競生命力卻異常的頑強,戰勝過他的中國大哥Gogoing已經轉型直播成為一名成功的商人,二哥Goong跑來中國繼續打比賽撈金,一不小心竟然還打進了LPL。

DAN戰隊靈石路殺手的中單劉秉俊

2017年6月24日,上海正大廣場九樓,偌大的比賽場館座無虛席。正對觀眾席的巨大屏幕上,LPL夏季賽第三周的比賽激戰正酣。

伴隨著代表勝利的“VICTORY”聲響起,DAN戰隊以2:0的比分橫掃IG戰隊,以剛剛進入LPL的黑馬之姿拿下四場勝利——在這四場勝利中,有三場的對手分別擊敗EDG、Snake以及IM,于是他們又得到了“靈石路殺手”的稱號。對于大多數觀眾來說,此前對DAN幾乎沒有任何了解——去年這個時候,彼時名叫2144D的他們還在LSPL的“泥潭”里苦苦掙扎。

作為第一支在升降級賽之中晉級的LSPL隊伍,又在夏季賽之初取得相當不錯的成績,DAN的人氣開始增多,在LPL主會場,有粉絲開始向偶然路過的DAN隊員索要簽名和合影——在其中,閃電站小豬發現了一個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,一位多年之前曾在賽場上出現,而后一直沉寂的老將。

Ggoong,原名劉秉俊,被中國觀眾戲稱為“二哥”。這個名字的由來至今還讓許多人津津樂道——由于ID很像原OMG上單“大哥”Gogoing,Ggoong起先被叫做“韓國大哥”。2014年世界總決賽八強賽,他所處的NJWS戰隊以0:3完敗于OMG,自此他便被中國觀眾們叫做“二哥”。三年時間荏苒,已經24歲的二哥目前在DAN戰隊司職中單位置。

作為一名電子競技的老將,二哥早在英雄聯盟出現之前就已經征戰在《星際爭霸》的賽場上。不過,在2014年那次世界賽慘敗之后,二哥是怎樣輾轉來到中國賽區;以及在他長達八年的職業選手生涯中,又是怎樣保持著自己良好的競技狀態,帶著這樣的疑問,記者來到DAN戰隊訓練基地。

緣起

DAN戰隊基地坐落在青翠掩映的別墅群深處,整體分為上中下三層,下層為訓練室和廚房,中層作為選手宿舍,上層目前暫時閑置,靠近天臺的位置作為晾衣場所。來到二哥所居住的宿舍,不大的臥室里放了兩張上下鋪的床供四人住宿,床邊有一瓶喝到一半的礦泉水,除此之外沒有多余的裝飾。

晚十一點,在DAN結束了訓練賽之后,二哥接受了記者的采訪。坐在床上,略顯困意的二哥身穿黑黃兩色三葉草T恤,五官端正,眉眼分明的他擁有韓國人典型的靦腆個性,笑起來時會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。當記者對其抽出時間接受采訪表示感謝時,二哥很有禮貌地用有些蹩腳的中文說“沒關系”。

二哥出生在仁川——一座韓國西北部城市,也是韓國的第二大港口,在這里,二哥度過了自己的童年。仁川擁有韓國本土知名的足球和棒球隊伍,也是第十七屆亞運會的舉辦地。在電競領域,知名的《魔獸爭霸》選手Moon即來自于仁川。當記者問起仁川的旅游景點時,二哥開玩笑的說:“那我還是建議你們去首爾吧”。

兒時的二哥是個安靜的男孩,不愛運動的他喜歡看《三國志》一類的故事書,幻想著像故事里的將軍俠客一樣,騎駿馬,執利刃,快意廝殺。值得一提的是,小時候的他勝負欲便很強,他非常討厭輸掉的感覺,如果輸掉的話,他會努力地再次發起挑戰,直到勝利為止。

某種程度上來說,電競的種子在那個時候便悄悄發了芽。

成為一名職業選手對二哥來說完全是機緣巧合,他最初的愿望是成為一名教師,縱然那時候他的成績只是中游——在他看來,當老師是一種“很威風”的職業。

初二那年暑假,小伙伴們邀二哥一起玩《星際爭霸》,那是他第一次接觸這款已經在韓國十分火爆的游戲。鑒于《星際爭霸》的高難度,在一天的游戲之后,二哥一場都沒贏。于是,他怒氣沖沖地回到家里,開始認真地研究起這款游戲,接下來的整整一個暑假,他都沉浸其中。這是二哥認識和接觸電競的開端,強烈的求勝欲望抵消了向上攀升時所產生的的挫敗感,從那個暑假出發,二哥開始向電競職業選手邁進。

當然,現在的我們可以肆意暢想,如果在那個遙遠炎熱的下午,年輕的二哥沒有輸得那么徹底,也許世界上就會多上一個教師,少掉一個電競選手。

Dan中單Goong:除了訓練什么都沒有
曾是星際選手的二哥

在二哥剛剛萌生成為電競選手的同時代,中國的電競仍舊處于野蠻生長的時代,年輕人想要打職業大多要面臨著父母和社會的雙重阻力。但在當時的韓國,電競已經開始形成產業化,做一名職業選手,是一條被證明行得通的出路。在二哥向父母表示想試試打職業之后,父母給予了他支持。

十五歲那年,二哥作為練習生在三星俱樂部正式出道,彼時的三星俱樂部人才濟濟,懵懂的他實力遠遠比不上前輩們,按照韓國俱樂部的規矩,新來的二哥只好做些打雜的工作,比如在哥哥們吃完飯后收拾洗碗,給哥哥們跑腿買東西。

但這些考驗沒有打消他對電競的向往,他更在乎的是可以有機會與前輩們切磋較量,在跑腿的過程中,他“一點點完善著自己的不足,一點點學習高深的戰術打法,一點點地提高自己”。

終于,在坐了一年冷板凳之后,2010年,他第一次有機會代表三星戰隊出戰SPL星際聯賽。在一開始,由于經驗不足,二哥鮮有上場機會。到了2011年,他逐漸在三星坐穩了主力位置,也正是在這一年,他在個人聯賽MSL中小組出線,并且在八強賽中對陣《星際爭霸》最偉大的職業選手之一,外號“暴君”的Jeadong,最終鏖戰五場方才敗下陣來。

Dan中單Goong:除了訓練什么都沒有
星際聯賽中Ggoong的身影

這場比賽堪稱二哥星際生涯的巔峰,雖然輸掉了比賽,但他卻因此為粉絲們熟知,還獲得了菩提老祖的雅號。(他的ID叫做Grape,意為葡萄)2011年是二哥剛剛開始嶄露頭角的一年,韓國媒體對他的概括和評價,不是“新人”就是“新兵”。

提到那場比賽,二哥記憶尤新,而在提到對手Jeadong時,二哥表示:“我不看重對手是誰,我只記得我輸了。”平靜的語氣中似乎還透露著一些不甘。

2011年之后,二哥一直作為三星的主力陣容出戰常規賽,并且保持著準一線選手的實力,雖然總是無緣冠軍,但他的未來非常值得期待,畢竟他還年輕。

變故總是來得叫人猝不及防。2012年,暴雪發布《星際爭霸II》,轉型的壓力一下子擺在所有選手面前。雖然相比前作大致操作邏輯相同,但星際2更快的游戲節奏還是讓許多成名已久的選手不能適應,即便強如Jeadong在星際2賽場上也是頻頻折戟。

彼時也正是RTS類游戲式微、MOBA類游戲開始大行其道的時期。時代的浪潮滾滾向前,誰都無力阻擋。與旁觀者不同的是,作為以電競為生的職業選手,二哥沒時間感觸,他必須要為自己的未來做選擇。此時擺在他面前的選擇有四個:繼續打即將消亡的星際1、轉型星際2、轉型其他游戲、退役。誰也說不清楚這幾個選擇究竟哪個更好一些,二哥自己也不知道。

Dan中單Goong:除了訓練什么都沒有
一排左三為Ggoong(當時ID為Grape),站在他身邊的眼鏡男是著名神族選手Stork

就在正迷茫的時候,二哥偶然間在電視上看到了英雄聯盟的比賽,當時他覺得這個游戲挺有趣的,在嘗試打了幾盤之后,他“找到了一點剛開始玩《星際爭霸》”的感覺。出于這份沒來由的好感,他決定轉型英雄聯盟。

對于二哥的退役,他的隊友們都感到很遺憾,和二哥同種族的著名選手Stork就曾經說過:“Grape如果繼續打‘星際2’的話,會比任何人都打得好。他是非常努力的人,甚至現在連手機都沒有,他就是那么拼命地投入練習,他的風格也很適合這款游戲。”

其實Stork的話并不完全對,二哥是有手機的,一部他從初中開始就在用的、僅能打電話和發短信的老式按鍵手機。這款手機記錄了二哥奮斗的歲月,在很久很久之后,它被換成了一部iPhone。

當我們問起二哥的星際生涯,他表示“自己沒能贏下哪怕一個冠軍”。但時光不會倒流,帶著遺憾,二哥開始了自己英雄聯盟的征途。

重新開始

《星際爭霸》是一款沒有隊友的游戲,看重個人操作;而英雄聯盟則是一款團隊游戲,相對來說更需要彼此間默契的溝通配合。二哥的轉型一開始并不順利,他“一門心思撲在操作上,甚至聽不到隊友和他說話”。過了一個多月之后,這樣的情況才有所好轉。

2013年,努力訓練了快一年之后,二哥在韓服路人排位賽中打到了第二名。OGN聯賽的Najin White Shield戰隊(以下簡稱NJWS)將他招入帳下擔任中單。當時他的隊友有上單Save,打野Nofe,AD Zefa,以及輔助 GorillA。

Dan中單Goong:除了訓練什么都沒有
Najin White Shield時代的二哥依然是如此青澀

對于為什么會選擇中單這個位置,二哥的解釋是:“當時的游戲是一個中單carry的游戲,中單打的菜游戲就很難打。”在剛剛擔任中單選手時,二哥最欣賞的選手是同為老將的Ambition。

作為“新人”的二哥表現十分出色,精湛的操作屢次幫助隊伍獲得勝利,在OGN的官方MVP榜單中,他甚至一度超越了2013世界冠軍SKT的中單Faker,排名第一。他所在的NJWS戰隊也分別獲得了2013年OGN冬季賽的殿軍和2014年OGN春季賽的亞軍。

時間來到了2014年夏天,在決定最后一張S4門票歸屬的冒泡賽中,NJWS先后擊敗了KT Rolster Arrows和S3世界冠軍SKT,完成了一穿三的奇跡,進入了S4世界賽。

這一年的世界賽總決賽在韓國首爾舉行,對于每一個韓國選手來說,這都是一場勢在必得的、在家鄉父老面前的封神之戰。

小組賽,NJWS以小組頭名出線,在釜山迎戰自己四分之一決賽的對手,來自中國的黑暗勢力,OMG。

Dan中單Goong:除了訓練什么都沒有
2014年世界賽時的Ggoong

賽前的NJWS可謂是信心滿滿,要知道,在這場比賽之前,韓國隊伍已經快一年沒有輸過中國隊伍了,更別提他們還占據地利。

但最終,這場比賽的結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OMG一開始便給了NJWS一個下馬威,他們兇狠凌厲的打架風格讓NJWS方寸大亂,即便是經濟處于劣勢他們也毫不退縮,反而打得NJWS節節敗退,二哥在前兩局比賽選用中單刺客劫,但是每當他試圖突進敵陣都被對方輔助針對性地掛上虛弱,幾乎毫無作為。OMG連贏兩局,離勝利只有一步之遙。

第三局比賽,二哥沒有再選用劫,于是OMG中單無狀態選擇了該英雄。令人難堪的是,無狀態用劫打出了極為carry的表現。賽前被韓國媒體寄予厚望的NJWS以0:3慘敗于中國戰隊OMG,全無還手之力。另一邊的中國,無論是解說還是觀眾,都為這一場完勝而熱血沸騰。

基地水晶被點爆的那一刻,OMG五人歡呼著抱成一團,另一邊的二哥卻呆呆地坐在椅子上,大腦一片空白,直到對手前來握手,他才終于意識到失利的事實,繼而慢慢品嘗到苦澀。那時的他沒有想到,這是自己離世界冠軍最近的一次。

“當時輸得有點快,大腦有點懵。”過了快三年再回憶起那場比賽,二哥的語氣已經聽不出情緒波動。

這場罕見的酣暢淋漓的大勝至今都讓中國觀眾記憶猶新,可對二哥而言,這場失利無疑是慘痛的。普通人很難想象他當時面對的一切,自信心的打擊、輿論的壓力、甚至是苛責謾罵。韓網內部充斥著諸如“Najin丟人丟到國際上去了”“還不如讓SKT去打世界賽”之類的評論。

而作為職業選手,在面對這些輿論風波時所承受的壓力會更加巨大。韓國選手Marin就曾經表示,在2015年季中邀請賽決賽中負于EDG戰隊之后,他甚至睡覺時都會做噩夢。

Dan中單Goong:除了訓練什么都沒有

“當時隊伍的氛圍不是特別好,出現了一些問題。”關于失利的原因,二哥沒有給出更多解釋,也許是不想多談。不管如何,NJWS在2014年世界賽上暴露出的巨大問題,在2015年被持續并擴大。對于二哥來說,相比于在世界賽場上的慘敗,2015年也許對他來說更加艱難。

S4之后,NaJin Black Sword和NaJin White Shield合并并改名NaJin e-mFire,陣容為watch, Ggoong, Zefa, Pure, Duke, Ohq, 以及Cain。但合并之后的e-mFire在2015年聯賽中的表現一落千丈,2015年LCK春季賽他們排名第六,沒能進入季后賽,夏季賽排第五,勉強進入季后賽但首輪便負于KOO。2015年12月,由于成績不佳,隊伍解散了幾乎所有隊員和教練,只留下 Duke和Ohq,隨后也將他們賣掉。

Dan中單Goong:除了訓練什么都沒有

失去了工作的二哥幾乎無處可去,從風光無限到無人問津,僅僅用了短短的一年時間。這一年二哥21歲,正是一名職業選手的黃金歲月,不管是精力還是意識都處于頂峰,卻被失敗的陰影籠罩著。

“那是一段不太好的時間,不管是訓練賽中的問題還是比賽當中的問題,同樣的問題出現過很多次,當時一整年都處于這樣的狀態中。”最艱難的時候,他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究竟適不適合做職業選手,“每一場比賽都很緊張,每一場比賽都很猶豫,我對于自己的打法操作都有了質疑。”

從話語中能感受出二哥在那一年那“企圖從2014年世界賽的陰影之中走出,卻最終失敗”的痛苦,而面對痛苦,不同人有不同的解決方式。電影《阿甘正傳》里阿甘選擇用不停的奔跑來忘卻,而二哥卻選擇用更加刻苦的訓練來回應。

“每天訓練完之后,覺得今天就練到這兒吧。然后決定去睡覺的時候,發現其他人已經休息很久了。”二哥如此說道。

Dan中單Goong:除了訓練什么都沒有

提起自己在Najin的三年時光,二哥很平靜的分析當時隊伍里存在的問題:“當時隊伍的氛圍挺好,但每個人線上的個性都比較鮮明,所以沒有能夠達成很好的團隊效果。雖然結局不是很美好,但還是一段很快樂的時光。之后我們各自都有了自己前進的方向,總體來說這段時光是很不錯。”

作為一名以勝利為最高追求的職業選手,不管是《星際爭霸》還是《英雄聯盟》,二哥為人們所銘記的戰役都是他輸掉的比賽,這不得不讓人感到哭笑不得,任何一個職業選手,都不愿意甘當別人的背景板。電子競技是一個贏家通吃的游戲,勝利者可以得到一切榮譽和贊美,至于敗者,沒有人會在乎他付出過多少努力。可是事實是,勝利者永遠都只會有一個,金字塔下的失敗者卻可能有無數個。

屢戰屢敗之后,又有多少人有勇氣去重整旗鼓重新開始?

再來一次

自從2013年,陸陸續續地開始有中國戰隊從韓國引入職業選手。其中獲得最好成績的便是引入了Insec和Zero的皇族戰隊,在2014年世界總決賽四分之一決賽中皇族戰隊擊敗了OMG戰隊,獲得了本屆賽事的亞軍。皇族戰隊的成功一定程度上引發了韓援熱潮,到了2015年年底,中國的各級聯賽中都充斥著韓援。

另一邊,在2015年結束之后成為“無業游民”的二哥待業了一陣子之后,隊友兼好友watch問他要不要一起來中國打職業,有一支名為ZTR的LSPL隊伍向他們伸出了橄欖枝。于是,二哥再一次面臨著和兩年前一樣的選擇:出國重新開始、堅持或是退役。中國,這個一海之隔的鄰國對二哥來說是完全陌生的,語言不通、口味不同,盡管忐忑不安,但是帶著證明自己的渴望,他選擇了來到中國。

Dan中單Goong:除了訓練什么都沒有

ZTR戰隊定妝照,左一和中間分別為Ggoong和watch,除此之外這張圖上還有不少熟悉的面孔

二哥來中國的第一站是上海,領隊請他和watch在機場吃了一頓韓式料理。接著,他們來到基地,開始了中國的職業之旅。

雖然是次級聯賽,但在LSPL打出名堂也并不容易。有些人稱這里為大牌的“泥潭”——一旦深陷其中,很難再有出頭之日。在來中國之前,二哥覺得“以自己的實力,很容易就能Carry”,但到了中國之后,他遇到了所有韓援都會遇到的問題,聽不懂中文,跟隊友磨合得也不好。最終的結果自然是并不夠理想的成績。

2016年LSPL春季賽,ZTR戰隊排名第九,夏季賽排名第六,均無緣季后賽。在那一年夏季賽結束之后,二哥的好友watch也選擇了退役。

一路走來,陪著自己堅持職業的人越來越少,這種滋味并不好受。但二哥覺得自己還不到退役時候,“我覺得做一名選手還是比較有趣的,我還是想要以選手的身份去獲得勝利。”

Dan中單Goong:除了訓練什么都沒有

2017年1月,2144D改名為DAN戰隊,引入了白色月牙擔任教練,同時邀請二哥加入。二哥覺得這是對自己實力的肯定,便欣然同意了邀請。在DAN,他在對自己嚴格要求的同時,開始一點點地改掉自己原本的游戲風格,“就像是一次重生。現在的我和以前完全不同。”二哥如此描述。在DAN,他開始變得越來越團隊。

作為一名前星際選手,二哥一直都是以操作細膩而著稱。過去NJWS的戰隊工作人員就曾經提過,他每一個英雄都要在訓練賽中練過幾百場之后再拿到職業賽場上來。

而在2017年LSPL春季賽,DAN戰隊排名第三,并且在LPL升降級賽中擊敗擁有Easyhoon和Bengi的VG戰隊,終于成功地進入了LPL。這也是LSPL戰隊第一次在升降級賽中擊敗LPL戰隊。這一次,二哥終于不因失敗而為人們所熟知。

“那是我來到中國后第一次在比較大的舞臺上贏下比賽,當時那種喜悅感讓我全身都在發抖,比起能夠進入LPL,贏下比賽更讓我更開心。”

除了訓練我什么都沒有

之前我們提到過二哥的手機,那是一部只能打電話、發短信的老爺機。來到中國以后,二哥終于買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部智能手機iPhone,在異國他鄉,他需要一部手機和家人聯絡。他興奮地在社交媒體上同粉絲們說自己買了智能手機,開心得像個孩子。

在整個采訪過程中,二哥無時無刻不體現出這樣“天真”的一面,盡管在職業選手中,他已經算是“高齡”。在二哥身上透露出的,并不是如頂級選手那樣耀眼的光環,相反,他享受游戲本身,而非貪圖游戲能給他帶來什么,他追求勝利,但并不為勝負所困囿。

“那如果當時你們沒能戰勝VG,你有什么打算?”對于已經在LSPL帶上一年半的二哥來說,2017年春季升降級賽是一次多么寶貴的機會。

“重新挑戰。如果真的是那樣,雖然會變成一個很悲傷的故事,但我還是會重新挑戰。”他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當然,最終的結果是好的,在LSPL奮斗一年半之后,二哥終于進入了中國頂級聯賽LPL。和他同時代的韓國選手有的已經成名已久,但24的二哥依然是LPL的新人。“年齡和電競是息息相關的,想要無視掉年齡,那就要付出能夠無視掉年齡的努力”,在DAN,他每天和比他小的隊友們一起在訓練室里進行著枯燥的、日復一日的訓練。職業選手是他一貫的堅持,但枯燥的訓練也是必經之路。除了訓練,他什么也沒有。

Dan中單Goong:除了訓練什么都沒有
DAN俱樂部訓練區域

尾聲:夢想、求勝欲、樂趣,以及阿甘

前文中提到了電影《阿甘正傳》。從二哥的身上,我們也能看到一些主角阿甘的影子。

電影里的阿甘是個“活在當下”的人,而可貴之處在于,對于生活之中的種種偶然,阿甘都能夠選擇用最積極的態度去應對。于是,這樣一個永遠只會腳踏實地的傻子,能夠走出一條如此傳奇的路。

二哥并不如阿甘那樣成功,但在二哥的人生中,同樣充滿了眾多偶然——不論是2014年失敗之后的低谷,還是2015年結束陪著好友watch一起來到中國,或是2017年年初加入DAN戰隊。面對這些偶然,他的選擇是“做到最好”。

同樣,在電競圈摸爬滾打八年之后,游戲、比賽,對于二哥來說仍然充滿樂趣。他說,哪怕是到了今天,“打比賽之前仍然會緊張,每一場比賽對自己來說仍然很有趣。”這正如電影中,面對記者的提問,一遍又一遍橫跨美國的阿甘只是簡簡單單地回答“我喜歡跑步”一樣。因為夢想而成為職業選手,因為對勝利的渴望而努力,因為樂趣而堅持,二哥的24年人生簡單明了。他并沒有獲得巨大的成功或是成為明星選手,但對他來說,也許“繼續堅持”下去的過程更加重要。

就在這篇文章發出的時,DAN戰隊正深陷連敗的低潮之中——在夏季賽之初的連勝過后,DAN也遇到了新隊伍進入LPL的老問題。對于二哥來說,現在的狀態,也許,正是他曾不止一次擁有過的經歷。

“接下來要走的路還很長。”一個月前,在DAN基地里,身穿黑黃兩色三葉草T恤的Ggoong這樣說。

Dan中單Goong:除了訓練什么都沒有

轉載請注明來自:[LOL閃電站]http://lol./3603.html

  1. 飛科剃須刀
    2017年8月3日23:20 | #1

    當年夏季賽的南京白盾兇悍無比,每個位置都變成了一流選手,二哥一手狐貍瘋狂殺戮,十幾分鐘一萬多經濟劣勢照樣敢打而且打贏,結果進了S賽,成了撈比。